坐标:长江干堤左岭段葛化通道闸口,时间:7月12日早上7时许,此时武汉关水位28.34,葛化通道闸口处的江水已高于内堤约10几公分,值守了一夜的曾胜利,和白班的同志们交接完后,习惯的再次来到闸口处看看。不对啊,闸口背水面两边堤角处,怎么有这么多水印啊?不像是雨水。江水上涨,堤身泡水,水从堤内坡坡脚附近渗出,叫散浸。有20余年防汛经验的曾胜利第一反应是“闸口散浸,赶紧报告”,险情就是要早发现,早报告,早处理。指挥部及时请来专家现场会诊研判,确实是散浸现象,立即采取围堰加固防渗,险情迅即得以控制。事后,同事不由交口称赞:这第一声预警吹哨的曾胜利,真是厉害啊?

  曾胜利,葛化集团下属的建筑公司一名基层员工,维修班班长,入党积极分子。新冠疫情期间,他是战斗在葛化驻悦美隔离酒店英勇的逆行者,疫情归来,他又火速投入到葛化建筑公司复工复产,汛情在即,他又飞身投入葛化集团防汛抗旱工作,是名符其实的三线作战。

  武汉连续几场暴雨,长江水位迅猛上涨,指挥部发出防汛二级响应的指令。作为多次参加过防汛任务的老葛化人,曾胜利责无旁贷地出现在防汛应急队伍里。他是搞维修出身的,电工、焊工、维修工、水利工、模板工......样样都会,成了防汛值守点的“俏宝贝”。“胜利,快过来看看啊,这个灯不亮了”“胜利,这个电线接头松了,绑扎下吧”......。这里的夜间照明灯熄灭了,那里需要焊接一个防护栏,......同志们自然就想到了他。葛化建筑公司有四个值守点,一旦哪里有维修任务,曾胜利就赶往哪里。7月3日江水超过警戒线,上级防指紧急命令封堵闸口。公司连夜做好物料准备,4日凌晨,天还是蒙蒙亮,队员们挑灯夜战实施封闸。精通机械维修知识的曾胜利,又一次冲在前沿阵地,成为封闸主力队员,安装龙门吊、预制闸板落位、固定……当时风力预报有5-7级,现场风雨大作,气温骤降,阵式还真是有些恐怖。胜利和队员们顶着风雨,与窜窜上涨的江水赛跑,早上六点半,封闸任务按时完成,此次,曾胜利的雨衣已内外湿透,坐在地上,拿起雨鞋往外倒水。旁边的同志感慨道:你这真是“脱下防护服,穿上深筒靴,才下防疫线,又上抗洪场啊”,不苟言笑的曾胜利实诚地说“老葛化人防洪防汛,哪个不是这个样子”。

  闸口封堵完毕,公司迅即成立长江干堤左岭葛化段值守队,实行白、夜两班对倒,负责干堤、闸口的守护。“胜利守堤,必将胜利”, 关键时刻,曾胜利担任了巡堤队值守的夜班带班“哨长”。闷热的天气,蒸笼般的气温,惹人心烦的蚊虫,曾胜利带上一班人,穿上防汛服,套上深筒靴,左手一个夜行灯,右手一根竹棍,巡堤、查漏、防防渗……“胜利快来看,这里有水冒出来了,是不是有险情?”某日夜晚,队友一声惊呼,曾胜利立马和同志一道,几盏探照灯,齐齐聚集在大堤冒水处。看不清楚,扒开草皮,顺着水的流向,一步一步探查。虽然是有惊无险,有人笑称:”胜利,你这是拿显微镜看堤坝啊!”。胜利憨憨的一笑,依旧是不吭声不吭气,继续用“显微镜”般的“探照灯”,在葛化左岭江堤上,一步一步排查。

  夜深了,长江两岸防汛大堤上,星落般散布着点点灯光,一排排身影,用他们手中的探照灯,用他们的“显微镜”,在那里彻夜不眠,寻堤查险,为我们守护着平静和安宁。(文 张正毅 图 汪文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