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通电话,一节电池

神经二科

<p class="ql-block"><br></p><p class="ql-block">“叮铃铃叮铃铃”我的电话响了,看到陌生号码后未接。过了一分钟,电话又响了,还是那个号码。这时我不慌不忙接通电话。“喂,您好”。电话那头,“雅涵妮儿吗?”我一听这清脆悦耳的声音就知道是谁了。“ 姨,怎么给我打电话了?”“这不是想你了吗?你在上班吗?你在医院吗?雅涵,我跟你说哈,你刚才没接电话就吓我一跳,我跟你叔叔还说雅涵别不敢接电话”听到这些话后,我心里哽咽了一下。“知道是您,我就把电话存起来了”,最后姨说了一句话,我的情绪就彻底控制不住了。“你在医院上班一定要多喝水。保护好自己。”我的眼睛湿润了。</p><p class="ql-block">说了这么多,大家还在疑惑这到底是谁!说起来话长。她是我们科的一位患者,你问我为什么跟她关系这么亲密。这还要从一节电池说起。第一次,跟她认识是在老病房楼。我对她印象很深,因为她的耳朵上戴着助听器。我去给患者发药时,阿姨听不到我说什么,我心里想明明戴着助听器呢,为什么听不见? 阿姨好像看明白我什么意思了,她说可能没电了,等等其他人来了再说吧。中午下班后,我换下工作装。立马跑去超市买了两节电池。给阿姨送上来,并按上。这时阿姨听到我说话了,她握着我的手,问我叫什么名字。“闺女,你怎么这么好。”我记得我说了一句话,“没事儿,阿姨,这是小事。”阿姨非得把电池的钱给我,我没有要,直接下班了。后来阿姨每次住院时都会过来找我。即使没什么事儿,她也想见见我,跟我说上两句话。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。</p><p class="ql-block">从陌生人到亲密阿姨,从一句话到唠叨不停。七年的工作体验让我感觉到,我的工作不像别人说的那么伟大,很平凡。但可贵的是,我一直都在坚守着这种平凡,在平凡中默默奉献。马克思说过,如果我们选择最能为人类服务的职业,我们就不会为任何沉重负担所压倒,因为这是为全人类做出的牺牲。那时我们得到的就不是可怜的,有限的,自私自立的欢乐。我们的幸福将属于亿万人,我们的事业虽然并不能显赫一时,但将永远发挥作用。</p><p class="ql-block">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迎来送往多少病人我已难记清。但在我心中,永远不变的是,对这份工作的热爱,我愿尽我自己的微薄之力。让南丁格尔精神代代相传。</p>